NOIP2020 游记

0001-01-01
8分钟阅读时长

高二 OIer @SerokSSR,坐标 TJ。

退役了。

Once upon a time

大概是 NOI Online 刚开始的时候吧,就想着该为 1= 做准备了。三场全都参加了,第一次忘写头文件,第二次抽屉原理不会,第三次才将将苟进了全国前 25%。

说实话是挺沮丧的,当时觉得省一没戏了,但是还是想努力一把。

Summer

暑假报了 luogu 网课。之前一直没系统学过 DP,结果看提纲发现 DP 直接从状压开始讲,于是从 0 开始恶补了好一阵子,但是还是写不出方程来。

网校讲到后面的课基本上都听不大懂了,记得数论听了一半就去睡觉了。

要了基础组的深基,边补基础边学背包,暑假基本就这么过去了。

开学打算把竞赛暂时放一放,因为其实不太想报 -OH,只是想在退役前圆一个省一梦。

CSP-S1

第一个月过去了,基本上是每周末如果作业写完了就写几道题,如果作业太多就咕掉。

去考初赛,以前一直是有分就行,所以没啥压力。

选择题似乎比较水很快做完了,然后看程序,一看这不是昨天 luogu 刚出的 nth_element,瞎分析了一波复杂度全写上了。

被 $O(n)$ 的 map 笑到了,但是题还是不会做。搞了一阵子发现是宽搜,怎么搜的还是看不懂。选项全是蒙的。

最后一个 DP 也没看懂,随便选了几个长得好看的写上了。

出来估分 60~70,听母上大人说有个小孩出来高兴地说太简单了 我:???

最终得分 83,成了 rank4 可惜初赛分无一点用,复赛还是一道题不会做。

今年复赛考点换成 nk,初赛线都划到 44 了,有点可啪。

之后渐渐就是能不写的作业都不写了,每周末基本上两个整天都在学 OI。

CSP-S2

和期中考试正好在同一周。Singercoder 直接把期中咕掉了,我想了想自己的 OI 水平,还是参加了,不过除了物理生物基本都没咋复习。上午考完,回家就对着电脑坐一下午。

听说过了一轮就可以去考 NOIP,所以也没特意准备。第二天上午背了背 Tarjan 板子,直接去考试了。

开场一看 T1 是个大模拟,觉得自己的码力问题不大(,就开始写

结果写了两个小时,1600 年之后还是一年一年跳的。过了大样例。结果跟脑子短路了一样,不开 T2 开始想 T1 优化。。。

然后就一直调不对了。

最后一小时扔掉调不出来的 T1 想 T2,草草读完题,互不相同也没注意到。$O(k\times 2^k)$ 走人。

赛后出考场估分 80+40+20+0,以为还可以。

晚上 luogu 自测,发现 T1 年份边界全写挂了,T3 还没取模,T4 白送的 20 分暴力也没写。

当时就流眼泪了,捂着眼,我说停停。

脚造大样例,问候出题人。

周一浑浑噩噩地去上课。mrc 劝我赶快停课,我想了想确实,但是还是等一会吧。

心态快崩了,不过倒是没崩。

停课

期中出分了,班级 rank3,年级在 rank5 左右。

可是人总是想得到没得到的东西的。

找杨鸽签了假条,周五正式开始停课。当时是 11.27,离 NOIP2020 还有刚好两周。

之后的日子也不清楚是怎么过来的。刷历年的题、写总结、写题解看题解,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开始喜欢听古风歌了。耳机单曲了好一阵子的 风筝误 和 不见长安。

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

静静和衣睡去 不理朝夕

CSP 出分了,10+40+10+0=60 rank36,省三第一。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心情没太波动。

NOIP-1

图书馆真的安静,Singercoder 和 zach0914 都不说话。

中午去踢球,后防被对面特长生冲烂了。

看了一天的 DP 题和题解,快放学的时候才知道期望的定义

回家把做过的题往脑子里塞,看到大概 8:00 左右。

然后开始看 KPL,想着 DYG 一定要赢啊。结果眼睛是看着比赛,脑子里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,紧张的要死。

打到 3:2 的时候十点多了,去睡觉。

一晚上没睡好。

NOIP

早晨看了眼微博,DYG 4:2 AG,心情略微好了一点。

在门口集合的工夫和 zach0914 和 lth 说了说话。lth 掏出了刘汝佳开始看。

过了一会儿 Singercoder 也到了,一起进去。进考场看见了 SiRiehn_nx(当时还叫 zhltao),听他 fAKe 了几句。

CSP 的时候显示屏糊的要死,这回终于换了。

一坐在座位上反倒不那么紧张了,想着尽力就好吧。骑车来的,虽然有戴手套,不过还是冻僵了。

8:30 开考。T1 一看拓扑板子直接开始敲,手有点僵硬,而且中间有一段时间怎么也过不去样例,很慌,几乎把中间变量全输出了一遍,发现是次序写反了。然后大样例又没过。随手把 int 换成了 long long 竟然过了,当时感觉这题稳了。信心很足。用时 35min。

看 T2,觉得 NOIP 不可能考 KMP 的(,所以想怎么 DP。想不出来,上来开始大力模拟,敲了 30min 左右过了前两个样例,第三个本机跑了 2s,问题有点大。

打算把字母全相等的点先放一放,去看 T3。暴力都没有一点思路,想着 T4 估计会更难,必须得把这个的部分分拿下来。然后还是没有思路。

只好去看 T4,读题就读了好久。显然是我不可做的题,直接上爆搜,感觉细节不是一般的多,就没敲,回去把 T2 的相等情况写了。直接拿暴力改的,觉得没问题就没对拍。又看了一会儿 T3,还是没思路。

觉得必须得开 T4 了。枚举好像就很麻烦,最后用了一个递归生成状态,然后开了个 map<vector<int>, vector<int> > 判无解……看前两个样例都过了,就这样吧。现在一想感觉自己是个 zz,为啥不状压一下啊。

很快就中午了,感觉有点饿。忽然想到 T2 可以前缀和优化一点点,写上发现第三个点直接降到了 0.2s,这回应该很稳了吧。当时估了一下分,100+56+0+10,因为 T1 直接是板子觉得这回不太行,又去想 T3。

一想不管了,直接把暴力敲上。敲了 100 多行一运行直接爆栈了,一看只有半个多小时了,干脆全删了打了个随机数,开始检查。

剩 20 多分钟的时候发现 T2 的相等做法 WA 了……调了十分钟没调出来,横下心不管了。然后就一遍一遍地查 freopen 和路径。

考完一个一个去前面核对程序,结果我是我们考场倒数第二个。出来的时候,其他考场已经都走光了。当时脑子里就全是空白的,想着这样也挺好,千万不要听到别人讨论做法。

nk校园确实比某数字中学好看一万倍


考前一周,jzx 在给下一届的放 KMP 讲解视频。

我:这东西根本不用会吧 QAQ,NOIP 一辈子没考过

考试前一天,我们一群人在图书馆口胡押题。

我:拓扑 CSP 刚考完啊,也不会再考第二遍了吧

开过光的嘴。。。


忍不住上 luogu 看了看,看见第一题 1~m 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。后来看见 CZ 说不卡这个又活了过来。高精卡不卡就无所谓了。

oitiku 90+48+0+30,测了一圈似乎都比我分高 /fad 很慌。

洛谷和 oitiku 的分一样。看了看讨论区,1= 应该是稳了吧 /qaq。不知道蓝勾有没有。


心情挺复杂的。明明已经完成目标圆满退役了,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心里空荡荡的,似乎既有不甘,又有不舍。OI 真的就像划过黑暗的流星,闪着荧烁的火光,可消失却只需短短一瞬。你甚至来不及准备。

我看着自己的排名,又无可救药地动起了心思,尽管理智告诉我希望渺茫。我想着该让自己冷静冷静了,于是打开电脑,写了这么一篇游记。

Future

周围的人和我自己都在告诉我,说你应该认清自己,比起冲队,whk 才是更优解吧,无论是从性价比还是从实力。话是这么说,距离将它接受成现实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了。

最后祝我自己好运,祝 rsx(SiRiehn_nx)、lgh(Singercoder)、zsh(tyslsiZ) RP++, AK IOI.

谨以此文纪念我的 OI 生涯。




T1 出题人的双亲大概是溘然长逝了吧,连交换律都卡。90->60。靠这个做区分度是我没想到的。

60+48+0+30 = 138,弱省 rank10,无缘蓝勾。

就这样吧。


初中的直接从榜上消失了?CCF 属实迷惑操作,让人家参加结果连成绩证明都不给。

这 1= 线真的离谱……最终 rank7,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苟到了 1=。

怎么感觉要进队了(

等等我好像比基准线高了???那岂不是说……


果然。

TJ 分到了七个省队名额,而七个 1= 被数字中学和 nk 包揽了;因为我比基准线高,所以执行三分之一限制。也就是说有两个省二能进队;而我和 rsx 如果想进队,必须要考到自己学校的第二名。rsx 有一点点希望,而且他是高一,还有无限的可能。

而我……

得知消息的那天晚上,刚好作业不多。我对着手机,坐了一整晚。

这大概是我离 Cu 最近的一次了。可我刚要反应过来,它却早已裂成了碎片。

成为了 TJ 近十年来第一个被校杀的选手。还要继续努力!


后来想了想,我确实完全没有在 NOI 拿到 100+ 的能力。A 过最难的题是绿题(其他的不是板子就是教练带着做的),DP 和图上问题考场上永远是只会敲暴力。今年的题但凡阳间一点,可能就要复刻去年的结局了。就算侥幸进了队,也要押上半个高考,去赌一个渺茫的未来。

从 2018 年暑假入坑,到现在两年多了,可水平似乎从 18 年的普及开始就在原地踏步。只是多会了一些算法,犯病的概率减少了一些。见到带点思维难度的就直接投降。至今没有打过一场 CF。

还是不够强罢了。

甘心吗?当然不甘心。为什么这套题才考了一百分的就能进队,而我却没有了机会。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平吗,whk 成绩越低越好?确实,即使没有校杀,最后的结局很可能也没有什么变化,可我仍然希望做出选择的人是自己。尽管可能他们才是对的吧。

可又能怎样呢。


都结束了吧。

高考加油。